圓夢文學 > 其他類型 > 唐俠 > 十七章 無定法環

十七章 無定法環

    皇宮里,一頓簡單的雅宴,皇帝李豫隨口詢問了事情的經過。

    明面上是酬勞李秉去梁州平亂有功,實際上李豫倒也沒有多關心融教的事情,只不過是李僙在外帶兵征戰,李豫無論如何都要做出個樣子來,沒在這時候,薄待了他的家人。

    自睦王宮變之后,太子輔政的程度越來越深,畢竟一眾皇子中,睦王身世;五皇子在宮變中被殺;七皇子雖是嫡出,但不夠聰明,勉強做個將軍;十一皇子李選天生帶殘。這未來的皇帝之位,自然是太子李適的。

    李豫也不想太多操心,先暫且交給他歷練歷練。而自己卻愈發成迷于丹黃之道。

    問了李秉近況,得知他來長安還沒有回過襄王府,李豫便說不留他了,讓他早點回去看看自己的家人。

    從皇宮出來,李秉徑直回到西明寺。

    日麥在附近茶樓用過晚膳,已經在西明寺側門等了良久?此隈R車,倚著車廂閉目養神,李秉也沒打擾,獨自進寺。

    這次見李秉的,一共有三人,除了明善堂首座凈歸,西明寺住持凈善之外,還有一個不曾見過的褐紅袈裟的中年和尚。

    “這位是香積寺的‘普念大師’,已經等候世子多時了!白〕謨羯拼鸀橐]。

    聽著香積寺的名字,李秉喜出望外:“大師是同意了我的計劃?”

    凈善搖頭,幾乎和普念大師一齊開口,兩人卻都停了下來。最后還是由普念解釋道:“住持師兄說,香積寺內部的事情,應當由寺內解決,不需假手朝廷,上一代的恩怨,也該有始有終!

    這話聽著邏輯不太通,如果當真是想要內部解決,又怎么會連夜找了西明寺的高僧一起商議呢?

    不過李秉卻不關心這個,質問到:“那我兄弟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。師兄派我來,就是想先將馬公子接到寺內照料,每日晨鐘暮鼓,如果真是有邪祟作惡,它也不敢靠近寺廟!逼漳詈蜕杏值溃骸凹s定之日就在兩日后,一旦塵埃落定,我們也能好好照料馬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李秉原本在這事上是一點也不想拖,看情況現在也只能應下來,留條后路,自己同時再去尋求別的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他眉宇上揚:“大師真的不再考慮一下我的建議?”

    “端木靖廣發拜帖,請了長安諸寺去做見證,如果這事靠官府的力量才解決,對香積寺的百年聲譽有害無益!

    說的如此直白,李秉也不好在勸:“那就有勞大師了!

    三人同乘馬車,趕往城郊“花蟹別居”。

    剛上車時,李秉還故意當著普念師父的面,從日麥手里接過三寶團錦的口袋,背在自己背上,看他沒察覺到什么異常,李秉才放心——這三寶團錦的袋子真的有些作用。

    一路上,滿天繁星照大地,月色皎潔,不用掌燈也能看清道路。等三人到花蟹別居的時候,已是戌時末刻。

    花蟹居大門敞開,先前飛鵬武館的徒子徒孫都守在門口,李秉定睛一看,人群中不僅有青青、盈瀾兒,連魏澤也在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是?”李秉帶著普念師父,一邊進門,一邊問道盈瀾兒:“怎么所有人都出來了?”

    “老大?!”魏澤瞧見是李秉,反應靈光,跟在他身后:“說來話長,進去你就知道了!

    李秉形色匆忙,剛一腳踏進院子,只覺得一片渾厚的黑云盤旋在院子上空,遮天蔽日,不見星月;陰冷的逼迫感感,讓人喘不上氣?珊笸艘徊匠隽嗽鹤,抬頭看天,似乎又沒有什么異常。

    院子里只剩下馬四叔,以及兩個和尚:一人矮胖,自然是不香和尚。另一人高挑,年紀和不香相差無幾,衣裝整潔,手握金剛禪杖,長得也清秀,身板筆直,怎么看都像是得道高僧。

    “肥和尚,我不是信你,而是信了魏公子從洛陽請來的這位大師!現在暫且放了你,一旦我侄兒有個什么三長兩短,我要你給他抵命!”馬四叔冷言相對。

    這世上有兩種人的氣場,令人害怕:一種是威,源自于上位者的莊嚴——像李僙,一身正氣,不怒自威,讓周圍的人不自覺的謹慎;另一種則是惡,馬四叔則是其代表,猙獰的眉目看得人毛骨悚然,不敢與之抗衡。

    不香和尚剛被松綁,心里略有怒意,剛要還嘴,卻被馬四叔怒喝一聲:“聽到了沒有!”

    他全身一抖,小聲道:“聽到了,聽到了!”心道,自己瀟灑了一輩子,不想在馬學文這這單小生意遇上到惡人,差點連自己也賠進去。果然呢,京城的神仙多,不知道誰背后就有一尊大佛,怪不得連師父也少來京城,這次的教訓怕是要印在骨子里。

    “馬施主請放心,貧僧與他熟識,可作保,他絕對不是藍田郭家的細作!”說話的正是清秀和尚。

    李秉走上前,對顯誠大師好像又印象,但是又說不準。

    他的確見過,那日在“云海闊”酒樓下,兩人打過照面,只是沒有說話,印象不深。

    倒是和李秉同來的香積寺普念禪師認出了來人:“顯誠大師!你也在?那這事就好辦多了!憋@然他對顯誠的本事很是認可。

    魏澤知道其中的過節,看著三人氣氛尷尬,對李秉解釋:“這位是北洛寺住持的親傳弟子,顯誠大師,是來幫學文的?雌饋,我們和這位不香大師之間,有點誤會!

    “是不是誤會,現在還不好說!瘪R四叔不依不饒,怒道:“那就請二位開始做法吧!我就在院里看著!

    事情到此,李秉也摸出個大概——看來不香和尚的確不是兇手,害學文的,當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顯誠也不耽擱,既然普念大師也在,便說明情況,一會也多個幫手:“院子陰氣凝重,入夜之后更重,最初懷疑是房間里有什么特殊的物件吸引了陰氣匯聚,但剛才我二人已經所有房間做了詳細的探查,并沒有任何發現,如此一來,便是有人在做法了!

    “可探明對方是什么路數?”普念問道。

    既然三位高僧要開始辦正事,李秉這些門外漢只能略微后退,讓出地方。李秉和日麥將魏澤和盈瀾兒護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還不曾細細檢查,匯積陰氣的辦法太多,光是佛門中就有不少,陰陽、堪輿、墨家、鬼谷也都有各自的手段可以做到。要歸根溯源,一時間難以辦到,我在想,不妨先將這些陰氣破去,先救了人再說!”

    “也好!想必顯誠大師是有了應對之策,有用的著貧僧的辦法,請盡管吩咐!辈徽撌悄昙o還是輩分,普念禪師都要比顯誠和不香高,但言語中卻對顯誠十分敬重。

    “小僧先試試,若有不妥,再請大師出手!憋@誠也十分客氣,凈土宗和菩釋宗兩者的理念雖截然相反:

    凈土宗不強調艱苦的禪定修行,也沒有復雜的理論,主張行善事,種善因,期愿往生后,入西天凈土世界,解脫于輪回的苦楚之外。

    菩釋宗主張修性和頓悟,認為只要放棄執念,精神上獲得解脫,不必執著于超脫輪回之外,三千世界,哪里不是凈土。

    但在武學路上,兩個宗派又十分相似,少有外家功夫,皆以術法為主,擅驅邪捉妖,超度往生。

    顯誠禪師將金剛禪杖放在一旁,空手登上院子里的比武臺,解了袈裟,露出一身潔白的素衣。他取下上面的玉環扣,握在手中,默念口訣,將其擲入空中。

    原本手腕粗的玉扣冒出金光,震顫著,緩緩變大。

    “無定法環!”普念和尚認出了這東西:“好厲害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東西?”李秉好奇,高僧佩戴袈裟時,多用玉環做扣,最是常見不過,顯誠的這個玉環外表也沒什么特殊。

    “那是北洛寺的鎮寺法寶之一,和敝寺的‘潛心木魚’一樣,都在天演閣的《奇兵榜》上!

    尋常的解釋有太多佛門術語,李秉未必能聽明白,但這個《奇兵榜》的分量,他卻掂的出來。

    待玉環變得幾乎有人腰粗時,顯誠禪師將手中的袈裟也揚到空中。袈裟平鋪張開后,像一層薄膜,附在無定法環一面。

    顯誠禪師雙手變換手。骸扒o定囊,成!”

    一股風起,吹動袈裟,飛入無定法環中。

    袈裟的四邊纏在法環上面,兩者相結,形成一個類似水囊的口袋,無定法環便是入口。

    他口中默念六字梵文真言:“唵、嘛、尼、叭、彌、吽。不潔之氣,收!”

    院子上空漸起微風,化成氣旋,將盤旋著的陰氣逐漸吸入“乾坤無定囊”之中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推移,口袋越來越大,陰氣也越來越薄,天上的星月終于又逐漸可見。

    直道所有陰氣都吸干凈,顯誠禪師雙手成掌,上下相對,放于胸前:“乾坤無定,束!”

    無定法環瞬間收縮,將袋口扎緊,袈裟也急速的收縮并下落,原本水缸大小的口袋,轉瞬變得只有皮球大小,等落入顯誠法師手里的時候,便只有橘子大小了,鮮紅的袈裟將陰氣裹了幾層,緊緊的束在其中。

    那小球落入手中后,還不老實,不斷的滾動。

    顯誠禪師伸出食指,小球上換個“卐”字符:“定!”

    不到半炷香的時間,他一人已經將全部的陰氣收服,不可不謂法力高深。

    他若無其事的將小球收入自己袖子中,下了比武臺,走到李秉幾人身邊:“陰氣已除,現在我們可以去看看能為馬公子做些什么!”

    “好手段!”馬四叔也覺得魏澤從洛陽請的這人真乃神通廣大,覺得學文被救有望,不禁稱贊,連稱呼也變了:“仙長,請隨我來!”

    院中的人也都松了一口氣,可顯誠師父一腳剛剛邁出,一股陰風呼嘯而過,卷起院中的沙塵,迷得幾人連眼睛也睜不開。

    原本青青種在院里的“迎春花”,本已經抽了花苞出來,只是這一陣風過,不僅花苞嫩葉全部跌落枝頭,被卷在風中,甚至連莖稈都耷拉下去。

    一股熟悉的窒息感又縈繞在幾人胸口,甚至比剛才更加嚴重。

    顯誠一手護住眼睛,瞟一眼空中,一片凝重的黑色,哪里有一點星月?

    “不好!有人在也在作法!”不香和尚大喊一聲。

    “唰~!”他話音剛落,黑云之中,閃出一個鬼影,徑直飛向盈瀾兒面門,轉瞬而至。

    盈瀾兒猝不及防,李秉邁出一步擋在她身前,鬼影穿胸而過,沒入李秉的身體后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李秉看他的利爪,原以為會被抓傷,卻發現自己胸口一點變化也沒有。

    就在他慶幸之后,卻發現自己的呼吸再不受控制。明明明人是清醒的,可這一口氣怎么也呼不出,吸不進,一口氣憋在胸口,上不上,下不下,無法喘息!他想伸手去捶胸口,卻發現連手也不聽使喚了。

    一個人呆呆立在院中,明明意識十分清楚,卻什么也做不了,孤立無助。

    普念大師捏個法訣,一掌打在李秉后背:“惡靈退散!”

    同一道鬼影從李秉身體里飛出,竄入院子上方的陰氣之中。

    “呼!”李秉長呼出一口氣,若是沒有普念相幫,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活活憋死!這手段實在太過恐怖!

    幾乎同時,不香和尚和顯誠禪師,口中默念法訣,單手伸出食指和無名指,在雙眼前劃過:“靈目!開!”

    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。八只惡鬼,十二條冤魂!好大的手筆!”

    說話間,他雙手握在禪杖上面:“作法這人法力高深、用心險惡,貧僧未必能取勝,還請幾位施主速速離開!”
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查浙江20选5 福彩3d字谜晚秋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11选5中奖窍门 河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是 甘肃快3预测号码推荐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 简单明了 上海快3遗漏图表 股票交易时间 天津11选五19期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