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6章 決定的轉變

    不過慕朝煙還是在他的身上掃了一眼,沒有任何變化。

    可是,這城的副將們呢?

    其幾個變了臉色,卻還在假裝鎮定的人,就在明顯不過了。

    “王爺待你們真是極好了,即使是在離城的萬里之外,王爺也一直命人從四面八方運送糧草過來,就怕你們吃不飽。眼看著又要入冬了,又怕你們穿不暖,早早的就吩咐人下去,為你們運送棉衣!

    既然墨玄琿已經唱了紅臉,那白臉自然就得她來了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也可以直接換了這些副將,雖然他們都是任爭的下,要換任爭也不會拒絕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這些應當也都是這邊城之的老人了,跟著任爭也有很多年了才對,在沒有重大情況的時候,墨玄琿不想要插任爭的事情。

    畢竟,一是不想卷了任爭作為守城將軍的面子,留下隔閡對以后不利,二是用了多年的人自然默契也會更多,突然換掉,對任爭接下來的工作也不見得就好。

    所以,他們也僅僅只是敲打敲打,也算是給任爭提個醒。

    “不過,要我說啊,這事還得怨我們家王爺,他本就沒有什么貪婪的心思,卻偏偏以為大家互相都懂,就沒說。要是早點說開了,哪還有現在這些誤會。罰酒!”

    說著看了墨玄琿一眼,一臉撒嬌耍賴的模樣,算是給了任爭一個臺階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上能說什么事怨墨玄琿的,也就只有慕朝煙自己了,下面那些人即使有這樣的心思,也不敢這么說,更何況他們真的不覺得墨玄琿這事做的有哪里錯了。

    別說墨玄琿是王爺,做什么決定他們都沒有資格多問,更不需要跟他們解釋什么,就說那墓穴的發現,似乎跟他們也沒什么關系。

    即使他們武功都還不錯,可要真的起了貪心,想要去探一探,哪怕墨玄琿讓開了地方,隨意他們進出,別說那是“定國公主”的墓穴,就算是普通的皇陵,他們多半也是有去無回。

    任爭盯著其幾個副將,臉色很是不善,不過卻也沒有急著發作,畢竟慕朝煙已經給了他臺階,就算要教訓這幾個人,也不急于這一時,打了這些人的臉,跟打自己臉有什么區別?

    現在慕朝煙既然給他留了面子,他也不是那種不領情的人。

    任佳欣坐在任爭的旁邊,看著慕朝煙,遙遙的敬了慕朝煙一杯酒,算是感謝,心里更是覺得,只有這樣的女子,才真正配得上炎王殿下。

    慕朝煙點頭,也端起酒杯意思了一下,不過,她其實真正觀察的,是魏矣,當然,魏矣其實也一直在看著他們兩個。

    在魏矣的心里,可不像在場的其他人那樣敬重慕朝煙,最開始,他其實只是在看墨玄琿一個人,直到發現慕朝煙說出來的話之后。

    特別是她盯著自己的眼神,明明臉上什么都沒有表現出來,可卻擺明了,知道之前散播出去的謠言跟自己有關了。

    在發現慕朝煙看向自己之后,他就立刻收回了視線,同時在心里驚嘆,這個女人絕不簡單。

    墨玄琿在這期間,自降身份,跟這些人主動敬酒,他身邊的人自然是早就得到了墨玄琿的信任,可這樣的舉動,讓那些副將們看在眼里,卻多了一抹感動。

    那幾個原本因為心里的猜測多嘴的幾個人,可不想像蘇瑾他們那么習慣跟在墨玄琿的身邊,突然被人這樣重視,受到的震撼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所以,在感動之,也多了一抹羞愧。

    他們本就不是什么大奸大惡,自私自利的小人,不過是在聽到一些傳言之后沒能管住自己的嘴罷了,又以為自己得到的是第一的消息,在散播的時候得到了那些士兵的關注,更加沾沾自喜,加了自己的一些猜測。

    等他們也意識到這件事的謠言已經超出自己控制的范圍之后,在想后悔,就已經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對于這些人的反應,墨玄琿跟慕朝煙自然是極為滿意的,很多時候,殺人并不代表問題就能夠解決。

    不過,自從他們把這件事說開之后,一開始還跟著他們一起喝酒的魏矣,卻在沒有端起過杯子,好像整個人都隔絕在了他們之外一樣。

    看到這種情況,慕朝煙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,從上面走了下來,邊走還邊說著話。

    “魏先生,說起來,這次開掘墓穴的事,還得多虧了您,要不然我們也不會做出現在這樣的決定。本妃理應替王爺敬你一杯!

    要不是這個人的突然出現,那墓穴早就已經毀了,后來她也問過墨玄琿,當時為什么連猶豫都沒有,就自打嘴巴,前后還在那么短的時間內,就改變了想法。

    要說單憑是因為自己的好奇,這個理由慕朝煙可不相信。

    當時墨玄琿還故作神秘,說慢慢自己就知道了,直到軍傳出謠言。

    是啊,他的出現,就證明“定國公主”墓穴這個消息已經泄露,他敢只身前來,背后有什么樣的目的,什么樣的勢力,還全都是未知數。

    即使當時殺了他,也于事無補,還會斷了以后查他身份的線,哪怕他們不顧這個魏矣說的什么,還是堅決毀掉這個墓穴,可當時擋在他們眼前的,就是一大塊巨石,所謂的毀掉,也不過是在還沒有人知道的前提下,毀掉表面。

    畢竟那里面是什么情況,他們自己也都還沒有進去過。

    可現在不同,這里的消息已經走漏,別說只是毀掉外在的表面,就算是他們真的把整個墓穴全部毀掉,也一定會出現有心之人,在來查看。

    這種做法,在魏矣出現的時候,就已經被否決了,所以,墨玄琿能做的,也只有自打嘴巴,趁著被人趕到之前,自己先慢慢探索進去,先一步知道里面的情況。

    或者說,現在即使是他們還是想要毀掉,也要等到墓穴徹底打開之后了。

    慕朝煙一邊說著,一邊觀察著魏矣的臉色,直到他的面前。
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