圓夢文學 > 科幻小說 > 銀河重啟 > 第二十章 代行者計劃

第二十章 代行者計劃

    安雪莉和史密斯、威爾遜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雖然語言聽不懂,但‘賽特’此時卻明顯是臣服的姿態。

    一個可能是古代神明、活躍在五千年前古埃及的未知生物(也許不是生物),竟然在向一個現代人(在他們看來)表示臣服?

    這到底怎么回事?難道……凌零其實是某個活到現在的埃及法老王!

    安雪莉頓時浮想聯翩。

    再聯想到凌零出現時赤身裸體的狀態、并且對古代遺跡的關操作極其熟練,安雪莉越發覺得這個猜測似乎真的存在一定的可能性……

    “并且,傳說古埃及人的外貌相比白種人和黑種人、其實與黃種人更加接近……”

    安雪莉一邊想著一邊偷偷瞄了凌零幾眼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啥呢?這東西是一套動力裝甲!

    感受到來自安雪莉的奇怪目光之后,凌零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她肯定又是在想一些亂八糟的東西。

    凌零以泛銀河人類明通用語對自稱‘代行者號’的動力裝甲命令道:

    “賽特,開啟你的檢修模式!

    “是的,長官!

    單膝跪地的‘號’應聲站起,在一陣氣閥開啟后氣體宣泄的聲音,‘號’原本宛若整體的漆黑金屬外表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縫隙,這些縫隙每一條都沿著完美的人體肌肉與骨骼比例分布,并在前方胸腹位置分布最多。

    ‘號’胸腹與四肢位置的前方表層裝甲向外翻開,露出了裝甲內部的景象。

    安雪莉人還沒從凌零竟然能夠控制‘賽特’的驚訝恢復過來,此時所見的事情就又把他們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只見‘號’打開前裝甲后的內部,竟然有一具栩栩如生的脫水干尸!

    “因為駕駛員一直沒有脫離體,并且在死前對體下達了某些指令,這才使體失控暴走么……這具尸體生前也是個異能者,能級應該是在e級左右……”

    凌零一邊自言自語,一邊伸出指點在裝甲內部某個數據接入口上,接觸的地方有微弱的電流閃爍,凌零這是在通過內部接口深入‘號’的系統、查找有用信息。

    一旁的安雪莉很快就反應過來,先不管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到底是怎么回事——自從進入遺跡她已經驚訝地足夠多了——這個一直呆在‘賽特’里面的干尸卻是她目前唯一能夠參與的有價值線索。

    當看到凌零毫不在意地把伸進裝甲內部摸索的時候,安雪莉就有點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、你怎么能這么隨便就把伸進去?你知不知道、這具干尸老值錢……咳咳、這具干尸可是很有研究價值以及歷史物價值的,萬一被你不小心碰壞了怎么辦?”

    還沒等安雪莉說完,在裝甲打開、接觸到外界空氣數秒之后的干尸,表面就開始出現大面積龜裂現象,并且裂紋越來越多、越來越密。

    凌零皺了皺眉頭,這具干尸經智能核心分析已經確認了只是五千年前的一個異能者、沒什么太大的研究價值,反倒是這東西一直塞在裝甲里面、很影響他的操作。

    于是凌零狠吹了一口氣,不算強勁的氣流就將已經完全風化的干尸吹成一片塵埃、隨著飛船內部的氣體循環飄散,失去包裹的灰白骨頭在一陣骨碌聲全部散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啊啊!你都干了什么、你這個敗家子!”

    安雪莉心痛到無法呼吸,就連一旁的史密斯和威爾遜也是發出了惋惜的嘆息聲。

    凌零滿臉不解,不就是一具干尸嗎?而且都已經完全脫水了,要不是一直有‘號’的內部維生系統維持著它的形態,這東西估計早就化成灰了!

    現在想要完整地保存它、只能讓它一直待在體內永遠拿不出來,但對凌零來說這顯然是不可能的……

    【根據數據智第智的記載,原始地球古人類對歷史物的定義不同于宇宙歷時代,相較于宇宙歷時代對物的苛刻定義方式,古人類對物的定義十分寬泛,任何存在時間長久的事物都有成為物的價值……】

    智能核心的匯報在凌零意識響起,凌零微微點了點頭表示了然,但實際上卻并沒有多么在意,畢竟對于整個新地球的明史來說,來自百萬年前的凌零本身就絕對是物的物,看著這這些只有區區幾千年歷史的‘后輩’,凌零實在升不起什么敬重之心。

    在凌零眼里,新地球的‘物’只有‘有價值’的和‘無意義’兩種區分,而一具五千年前的異能者干尸、并且是現階段段完全沒法保存的干尸,顯然就屬于無意義的那種……

    看著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把骨頭一根根撿起、一臉心痛表情的安雪莉,凌零只好說道:

    “這具干尸早就完全風化了,之前只是因為有‘號’的維持才使得皮肉得以保存,除非永遠不打開裝甲,否則無論如何都是無法阻止這個結果的!

    安雪莉也從心痛緩了過來,說道: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!我只是在哀嘆自己的貧窮……你這種連飛船都會開的大少爺當然不在乎這點錢啦,但我可是剛剛損失了全副身家!飛船起飛的時候把整個小鎮都弄塌了,我的那些實驗器材全沒了!”

    “那些破爛?有這艘飛船在、干嘛還需要那些東西?”

    安雪莉一聽就炸毛了,懷里揣著一攬子灰白骨頭的安雪莉一下站起、向凌零抗議:

    “什么破爛!我跟你說過那可是我花了大價錢從熟人里淘來的、都是接近世界最頂尖水準的設備!你這個渾人怎么懂……”

    安雪莉說到這里一下愣住。

    凌零似笑非笑地看著安雪莉、敲了敲看起來極具未來感的動力裝甲,用下巴指了指飛船各處、說道:

    “嗯?我那里不懂了?你給我說說!

    安雪莉頓時語塞,這才想到這家伙懂得操作飛船、有懂得控制這個奇異的外骨骼裝甲、還有一個神秘的家世,恐怕他還真的就懂不少東西。

    突然,安雪莉終于反應過來、剛才凌零話里還有后半部分。

    “這艘飛船……你是說這艘飛船能讓我研究?”

    “你想研究這個老古董的話,我也不會阻止,雖然我并不認為你能研究出什么名堂來!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不會把飛船帶走?比如帶回你家之類的?”

    “我家……我就就只剩我一個人,而且我平時也是到處流浪、居無定所,以后干脆就直接住在這艘上飛船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這倒不是凌零臨時起意的想法,在發現這個遺跡的本體是一艘仍能啟動的飛船之后,凌零就決定把這里當做自己的行動據點了。

    ——新地球上存在異能者,并且歷史和當下的形勢都和凌零所知的原始地球有所差別,發現疑團越來越多的凌零,認為一艘能夠隱藏在太空的宇宙飛船會是個不錯的移動據點。

    “大家算是遠房親戚嘛,所以你要是想來的話,我也當然歡迎!

    安雪莉一掃之前的沮喪和心痛,說道: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!畢竟這次的探索基本都是你的功勞,還有等下要把飛船開回地球也得靠你,我還以為你會直接把飛船開回自己家去呢!”

    安雪莉放松下來之后說話都有些沒有遮攔、直來直往,凌零對此也不甚在意,說道:

    “飛船控制室的密匙可是由你打開的,所以你理應占有一部分權利!

    說到這個,剛把懷骨頭放下的安雪莉撓了撓腦瓜,說道:

    “你說那個控制室的開啟密匙是我基因序列的某一片段,設置這個密匙的人就是我的祖先,而控制室在開啟之后卻又確認了你的權限……所以咋們到底是什么親戚關系?”

    看來這姑娘思維還挺敏銳的嘛……

    凌零半真半假地回答道:

    “按我推測,飛船最初的主人是我們倆共同的祖先、我們分別是那人的兩支血脈后代,并且同時擁有飛船的權限……在飛船進入靜默之前,是你的一位祖先獲得了飛船的控制權,他在對飛船設置了‘系統重啟后馬上進行躍遷’的指令之后,又對飛船的控制室外加了一個開啟密匙,而這個密匙是只有他的后代才能開啟……”

    凌零說到這里,安雪莉就差不多明白他的意思了、接著他的話說道:

    “所以,在我開啟了那個外加的開啟密匙之后,飛船同時確認了另外一支血脈、也就是你的權限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是這樣!

    凌零把故事編的像模像樣,一點也沒有臉紅。

    大事談妥,凌零和安雪麗就開始閑聊起來。

    “對了,你剛才說這個東西叫‘號’?難道前面一共還有2個這樣的動力裝甲嗎?”

    安雪麗拍了拍‘號’的外裝甲,好奇地向凌零問道。

    凌零一邊檢索著‘號’的系統記錄,一邊回答道:

    “這東西是某個叫做‘起源’的系列動力裝甲的一個,生產序列為第號,這些裝甲似乎執行過某個叫做‘代行者’的計劃,按我估計,成為古代人類社會的那些所謂神明,很有可能就是這個計劃的產物!

    安雪莉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代行者計劃……地球古代各個明的神靈都是身穿這些裝甲的人類……所以這個計劃的意思就是‘代替神行走世間’的意思嗎?這些都是先行者們的計劃?他們就是這樣一步步塑造了我們的明?”

    安雪莉的自言自語讓凌零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塑造明……原來是這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未完待續(先更后改)。
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紫鑫药业股票 江西快3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手机APP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今晚特马生肖开什么 网上股票怎么玩 河南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山东股票配资y贝得来 江苏快三安卓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