圓夢文學 > 玄幻奇幻 > 千重曲 > 第十章 見院長

第十章 見院長

    “千重兄弟哪里話!你還真是深藏不露!沒想到你身不俗竟還有此等才藝!蹦揪觐H是驚艷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楊松柏又恢復到往常樂呵呵的樣子,也點點頭道:“看你小小年紀,這二胡拉的倒是老練,想來沒少下功夫吧!

    “消遣罷了,小時候從爺爺那里要來,也就一直沒放下!毙∩綋蠐项^道。

    “這叫二胡啊,我還真沒見過。對了,千重,方才你拉的曲子我聽著總覺得有點傷感,我是個粗人不懂這些雅的東西。你這曲子有什么來頭嗎?能不能說道說道!蹦揪甑故菍@二胡頗有興,許是一直以來沒接觸過這些東西的原因。

    小山低頭看了看里的二胡道:“爺爺說這是小眾俗物,倒是談不上雅。至于這曲子的來頭,我也不是很清楚,只知道來自一些遠古時期留下來的殘譜,名字有些奇特,叫《一起走過的日子》,是為了緬懷故人。我會的曲子大都是來自那些殘譜!

    聽了小山的話,楊松柏卻頗為感嘆道:“二胡現在確實不常見了,就跟我們古武一脈一樣,都已經漸漸的被世人所遺忘。指不定哪天就徹底從這世上消失了!闭f完楊松柏似是又想到了什么看著小山道:“你說你這一身的本事跟這二胡都是跟你爺爺學的,而且還有遠古時期遺留下來的殘譜,想必你是出自哪個古武世家吧。不過老頭子我還從來沒聽過有姓荒的古武世家。難道你們一直在隱世清修?”

    古武式微,楊松柏一生修習古武自然不愿古武徹底沒落。若小山真是出自古武世家,以小山的身來看,他的家族定然非同一般。如果可能的話,楊松柏倒是愿意去拜訪拜訪,最好能請動一些大人物出山,也算是為古武一脈盡了一份心力。

    聽了楊松柏的話,小山卻低頭輕聲道:“楊先生怕是誤會了,我并非出自古武世家。我是爺爺從山里撿來的。爺爺說既然我能在山里活下來,便讓我以大荒為父,重山為母。所以為我取名荒千重。不過我一直跟著爺爺他老人家隱世清修倒是真的!闭f完小山看著楊松柏跟木君年露齒一笑。陽光透過斑駁的竹葉落在微笑的少年身上有種說不清、道不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微笑的少年,楊松柏嘆了口氣。倒不是失望小山不是出自古武世家,而是嘆息古武一脈,就像這少年一般,命運多舛。

    木君年看著小山有種同是天涯淪落人感覺,卻故作灑脫道:“千重兄弟,你還能跟著爺爺隱世清修。我自幼便父母雙亡,帶著妹妹四處漂泊,看盡人世冷暖。你比木大哥強。你看你還能拉拉二胡緬懷先人,我除了點拳腳功夫啥都不會!嘿嘿!”

    小山知道木君年這是在安慰自己,揚了揚里的二胡,也學著木君年灑脫道:“木大哥如果想學,我倒是不介意做個便宜師傅。不過我倒不是在緬懷先人,今天有兩位朋友出城,想著不能當面送行,拉首曲子送送也好!

    楊松柏看著小山道:“倒是個重情重義之人!闭f完楊松柏又看了木君年一眼道:“人生一世,出身是最不值得當回事的。就算你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又如何?如果沒有真本事,你的金湯匙遲早是他人之物!

    聽了楊松柏的話,小山跟木君年都默然不語。出身,真的不值得當回事嗎?

    楊松柏見小山跟木君年都不說話,似乎也不愿再將話題繼續下去,轉而問道:“后天便是開學大典了,各系都在排練節目。往年咱們古武系都是去當看客的,今年你們可有想法?”

    木君年繼續沉默,只是看著小山。小山見木君年看著自己,只好看著里的二胡道:“恐怕只能我上去拉拉二胡了!

    “哦?”楊松柏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“先生如果覺得不行的話,我們再想想其他辦法?”木君年見楊松柏面露不悅連忙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行,難道只有千重一人上臺表演么?”楊松柏皺著眉道。

    木君年跟小山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楊松柏的問題。見兩人不說話,楊松柏大概猜到了幾分?粗∩降溃骸耙埠。那就這么定了。千重,你好生準備。需要什么直接找我就行!闭f完楊松柏轉身欲走,看來楊松柏的心情確實不好。

    也難怪楊松柏心情不好,古武系本來就沒幾個人,還如此不團結,楊松柏心情能好那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見楊松柏準備離開,小山連忙道:“楊先生請留步!

    楊松柏停下腳步臉帶疑問的看著小山,等著小山的下。見楊松柏回過頭看著自己,小山不好意思道:“是這樣的,下山前爺爺修書一封讓我帶給院長,可我又不認識院長,冒昧去打擾似乎不妥。您能不能帶我去見見院長,讓我把信帶到!

    小山的爺爺應該是個隱世高人,估計跟院長是舊識。要不然也不會讓小山帶著書信來風云學院。想到這里楊松柏點點頭道:“你跟我走吧!

    小山跟木君年打了聲招呼便跟著楊松柏去見風云學院的院長--風不息。

    風不息,大秦一等公爵,風云學院院長,現風云城風家家主,大美人風千語的哥哥,也是風云學院門口驚艷全場的風無相的父親。

    風、云兩家是風云城的兩大世家。跟開國五圣之一的風云大圣人可謂淵源頗深。

    風云可謂是一個武學奇才,他是唯一一個風、雷兩系元力兼修并且取得不俗成就的人,千年以來還沒有人能達到他的高度,不說后無來者,可絕對是前無古人。

    可惜不知是何原因,風云一生未娶,因此無兒無女。在他晚年的時候收養了兩個孤兒作為入室弟子。并且將自己的名字一分為二,給兩個弟子作為姓氏,于是便有了如今的風、云兩大世家。

    小山跟著楊松柏走了一路,路上楊松柏簡單跟小山說了說風云學院的大體布局,小山這才算是對風云學院有了初步的了解。這兩日小山并沒有好好轉轉這風云學院。古武系坐落于風云學院的西南角,除了第一天入學小山是由學院的東門也就是正門進來的學院,其他時候都是由南門出入。

    到了院長的書房,楊松柏卻是連門都不敲,直接推門而入。邊推門邊沖著屋里嚷嚷:“風家小子,趕緊把你的好茶拿出來,給我老頭子沏上一壺!毙∩綄钏砂剡@大大咧咧的性格算是又有了新的認識,不過也只能跟著楊松柏進了屋。

    不過一進書房楊松柏卻立馬老實了。只見這書房的裝飾倒是頗為樸素,書桌上坐著的一襲紅色身影卻甚是引人注目,正是大美人--風千語。只見風千語就坐在書桌上正似笑非笑的看著楊松柏。

    “千語侄女也在!老頭子我找你哥有點事,嗯,有點事!边@楊松柏也不知道在風千語里吃過多大的虧,見了風千語連話都說不利索。

    “我說楊老啊,你是又來打我哥那點好茶的主意了吧!天兩頭往這跑,你們古武系可真是悠哉!憋L千語陰陽怪氣道。

    “千語,不得對楊先生無禮。還不從桌子上下來!外人面前,一個女孩子家,成何體統!”說話的是一個長相頗為英俊的年男子,劍眉星目,頭發披在身后被梳的一絲不茍。單看面貌很難相信此人已年過不惑。

    這就是風云學院的院長!倒是挺年輕的。小山心想。他可不敢去看風千語。

    “好啦!好啦!一天到晚板著個臉,就會說教,累不累!”風千語從桌子上跳下來白了一眼風不息,沒好氣道。

    “本姑娘對你們這些老男人之間的事情不感興,回去睡我的美容覺去了!”說著風千語便伸了個懶腰然后向門口走去。書桌后的風不息對自己這個妹妹是一點辦法都沒有,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楊松柏見風千語向門口走來趕緊挪動腳步把門讓開,風千語卻是看都不看楊松柏,臨出門的時候突然湊近楊松柏身后的小山嫵媚一笑道:“小弟弟,我們又見面了哦!”見小山又是低著頭鬧了個大臉紅才咯咯笑著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見風千語走了,在場的個男人都松了口氣。書桌后的風不息起身道:“楊先生,又讓你看笑話了。我這個妹妹!真是誰都管不了!

    楊松柏呵呵一笑道:“那是你們都疼她,證明你們兄妹情深!”

    風不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然后看著楊松柏身后的小山道:“這位想必就是楊先生口的那棵好苗子了吧!果然人龍鳳!。

    小山被風不息瞧的心一凜,暗道一聲:高!不卑不亢道:“晚輩荒千重,見過院長!

    風不息贊許的點了點頭,看著滿臉喜氣的楊松柏道:“古武系連續年不曾有人進來了,今年一下來了四個,楊先生心里應該樂開花了吧!”
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天津配资公司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近500期走势图 海南环岛赛彩票下载 乐彩网河南22选5基础走势图 网络彩票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快3计划APP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直播 上海时时乐网上怎么买 上海时时乐开奖直播室 福彩30选5怎么算中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