圓夢文學 > 其他類型 > 靈界劍皇 > 10.冰河劍意

10.冰河劍意

    鄭濤不動,不是因為黑皮不動,對于他來說黑皮動不動無關緊要,這樣的人,他要解決都會嫌自己浪費力氣,尤其是現在的黑皮只是一個殘廢?諝庵凶兊渺o謐了起來,門中的徐麗跟安清緩緩靠近了大門,透著玻璃門望著外面,旅館門前是街道,街道有些寬廣。除了旅館之下有一個昏暗的燈光,外面沒有燈光,所以有些昏暗,但是能夠看得見外面的情況,鄭濤的身形頓住她們看見了,鄭濤眼眸冷冷的盯著,似是透出了一股銳氣,黑皮看著他的眼眸,不自覺的毛骨悚然。只是那一雙眼睛似乎看得不是自己,不是自己那又是哪里,可是看得卻是他的方向,鄭濤看到的確不是黑皮,而是黑皮的后面,黑皮的身后街對面的電線桿之上,一個黃色的燈光的路燈在那里,燈光比起旅館這邊更加的昏暗。不過他看的也不是路燈,而是路燈之下的那一個人,一件長長的秋衣就像是大衣一般,帽沿戴在了頭上,遮住了他的面容,雙手環抱著胸前,背靠著電線桿子,就這么站在了昏暗的燈光之下,所謂燈下黑,那里是路燈之下最亮的地方,可是鄭濤居然沒有發現他站在了那里。身為武者,竟然讓一個人悄無聲息的站在了那里許久,也許對于別人來說,是常事,但是對于武者來說就是大忌,因為武者周圍幾張距離之內,就算是一個跳騷都會被發現,一個活生生的人,就算是百米開外也應該會被發現,可是這里只有幾米遠,如果不是看見了,或許他還不會發現那里站著一位看客。

    “俺是鄭家鄭濤,江湖人稱小鐵人,不知道尊駕如何稱呼?”鄭濤舉起了手,抱拳行禮說道,雖是現代,但是古武一直秉承著江湖的規矩,抱拳行禮乃是江湖之中一種最基本的禮儀,每一個江湖人互相打招呼,都不是握手,而是抱拳行禮。這是夏國最古武界的禮儀,不僅僅是古武界,就算是一些普通的武館,也會抱拳行禮,因為這是一種對于別人尊重的禮儀。

    “還記得我嗎?”那一個人緩緩離開了背靠的電線桿,幾步來到了黑皮的身邊,黑皮看著他的臉,認出了他,眼中顯得非常的恐懼,這個人的臉他不會忘記,他就是葉凌天。啊,慘叫之聲響起,環抱的雙手漸漸被他放下,手掌緩緩對著黑皮的另外一只手,漸漸屈指成爪,緩慢的一扭,咔咔的聲音響起,黑皮另外一只手竟然生生被掰斷了,黑皮的臉色很難看,已經憋紅了起來,只是慘叫了一下,卻被他憋住,因為他感覺到了恐懼。這個人的手沒有碰到他,絕對沒有,可是一只無形的手似乎將他的手扭斷了,他倒在了地上,翻滾著,臉上汗水直流,可是他不敢大聲哀嚎,葉凌天緩緩將手伸了回來,插在了口袋之中,看著眼前的鄭濤。

    “我叫做葉凌天!比~凌天望著鄭濤平靜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真氣外放,您是宗師?”鄭濤一臉的震撼,能夠用無形之力扭斷一個人的胳膊,只有一種可能,就是真氣外放,可是真氣外放那就是宗師,宗師在古武界都是一流高手,古武之中境界分為明勁,暗勁,宗師,先天幾個境界,先天之上似乎還有別的境界,可是都被世人遺忘了,世間已知的那些散打冠軍都算是明勁高手,明勁者,顧名思義他所用的力量明眼就能看出,一拳頭揮出攜帶的力量就是明勁,那種人打斗之時,揮動手腳帶動的力量都是明勁,一般不修內功之人,都是明勁高手。而暗勁一般只有古武強者能夠達到,現在的鄭濤就是一個暗勁之人,他的武功是橫練外功,身體猶如鋼鐵一般,所以被人稱為小鐵人,想要像他一樣刀槍不入,明勁是做不到的,需要暗勁游遍全身,方能做到,而且暗勁還能讓一個人的力量倍增,所以暗勁高手都是古武之人。至于宗師,就算是古武界的高手了,真氣外放憑空取物都是不在話下,這樣的人就算是在古代也是一方高手,當今古武界,宗師都是一些德高望重之人,要知道連他們鄭家村的鄭老太爺都不是宗師,這樣年輕的宗師足以讓鄭濤震撼。

    “你是古武之人?”葉凌天一臉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俺是鄭家之人!编嵓以诠盼浣邕是有些名氣,可是對于葉凌天來說,古武則是一個陌生的世界,所以鄭家他也沒有聽說過,只不過聽虎天說了幾句,北古南洛,古劍辰跟洛天河,可是這兩個人根本就是古武界的名人,天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,但是葉凌天連他們都不曾聽說過,何況是一個區區的鄭家,鄭家只是在江湖有些許名聲,些許而已,古劍辰跟洛天河跟他們太過遙遠,他們也只是聽說過不曾見過這些人。

    “你們要去哪里?”葉凌天道。

    “帝都!编崫浅K斓恼f出了目的地,他要護送自己的媳婦去帝都,雖然他不曾去過帝都,但是夏國帝都是天下對讓人向往的城市,身為夏國子孫,誰都愿意去夏國的帝都。

    “三年了,我也想去帝都了,一起去吧!比~凌天淡淡的說道,鄭濤沒有拒絕,鄭濤看著有些憨厚,但是他不傻,不可能會拒絕一個宗師人物的要求,因為他沒有拒絕的資本,就算他不跟自己走,也會跟別人走。所以他不會拒絕,也沒有理由拒絕,說不定還能在路上一起探討一下武功呢。

    “凌兒,你的天資為師生平僅見,聽聞你的弟弟也是天資傳奇,是罕見的帝體,可是你卻是一個絕皇之體,但是你的天資卻是一點也不差!鼻嗌纳椒逵粲羰[蔥,山腳之下是清澈的河流蜿蜒流轉,而站在了河邊的老者一身長衣,仙風道骨的氣質完美的融入到了這里,就像是一汪流水一般,什么叫上善若水的境界,現在這個老者就是上善若水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師尊,什么叫做絕皇之體?”小男孩一臉不解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人世間的武功境界,有諸多境界,可是達到出神入化方才算得上是高手,而出神入化的境界被世人稱為化境,化境之上被世人稱為無境,無境者,無法無形,無招無式,就猶如身前的流水一般,隨勢而變,達到此等境界之人,在當世也算是絕頂高手了。還有一個境界就是御境界,御境界的高手足以用超凡脫俗來形容了,所謂御其氣無形,氣寒天下,劍氣縱橫三萬里,一劍光寒十九洲,說的就是這個這個境界,達到了這個境界,就算是御空而行也是能夠做到的,至于第四個境界就是虛境界,傳說這個境界就是與神站在了一起,當世能夠達到這種境界的人屈指可數!崩险咻p輕地撫著白色的長須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師尊您是不是達到了虛境界?”小男孩一臉好奇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,我窮盡了一生也不過達到半虛境界而已,至于虛境界之上的境界嘛,就是超越了一切世俗羈絆的境界,最高境界就是帝境,這種境界達到者都是翻天覆地的人物,我們距離這種境界逃過遙遠了,而帝境之下便是皇境,所謂皇絕之體就是說你只能成為皇者,永遠不可能證帝,所以稱為皇絕之體!崩险咭荒樐氐恼f道。

    “皇者,帝者,境界不代表一切,我要殺人便殺人,境界都是浮云!毙∧泻⒁荒樧孕诺恼f道。

    “說的話,要殺人便殺人,境界都是浮云,有你這句話你以后會成為一個傳奇人物,不僅僅是這里,就算是天上你也會是一個傳奇,今天為師就教你劍意!崩险咭荒槆烂C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劍意?”小男孩一臉不解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世間劍招都有形,就算你練了千萬絕招,有形之招頃刻間也能土崩瓦解,而意是無形的東西,劍意也只能領悟,不能傳授,今日為師教你的就是冰河劍意,劍氣化水,劍意隨行,劍不到,意先到,意一到,人已死,這才是劍意,而冰河劍意只要有水,劍意就能磅礴如何,也會像涓溪小流,這要看你能夠領悟到很等境界了!崩险咭荒樏C穆的說道,隨后手指捏出來劍指,指著地上的河流,隨著劍指一指,河流之中旋轉起來,一個小小的漩渦出現,嘩啦啦的聲音響起,水中水花騰飛而起,萬千水花在空中形成了劍,似是一道洪流一般在空中旋轉著,劍影滔天,被席卷恐怕會粉身碎骨,天空之中的劍似乎就是冰劍一般,這一刻小男孩懂什么叫冰河劍意了,手中無劍,只要有劍意,只要有水,就不缺劍,這便是冰河劍意。所有的劍都在旋轉著,在河面之上形成了一道卷風一般,隨著老者的劍指指向了小男孩,萬千的冰劍密密麻麻的朝著小男孩席卷而來,仿佛就是一條龍卷風,橫著直沖他而來,唰唰唰唰,漫天的冰劍相互摩擦著,聲音極為的響亮,冰劍穿透了他的身軀,轟的一聲,他坐了起來,此時他坐在了飛機之上,飛機已經起飛了,外面已經只能看到了白云。而坐在了身邊的就是鄭濤,突兀的醒來讓他一驚。

    “葉兄弟,你怎么了?”鄭濤一臉擔憂的說道,葉凌天醒來的非常突兀,就像是一個人做了噩夢一般,他也做過噩夢,所以知道噩夢醒來就是如他這般,可是葉凌天已經是宗師強者,到底是怎樣的噩夢能夠讓他嚇醒。

    “沒事!比~凌天隨意的說道,這不是一個噩夢,望著那些冰劍席卷那一個小男孩,仿佛非常的真實,就像是朝著自己而來。所以葉凌天醒了,醒的非?,他知道那是那一個真正葉凌天的記憶,難道自己真的阻止不了葉凌天的覺醒。葉凌天身體之中,一股冰冷的寒氣涌動著,雖然身體沒有絲毫的變化,但是他清晰的感覺到了身體之中的寒氣,就跟那些冰劍一般,這是劍意,冰河劍意,他掌握了冰河劍意,可是他根本就不曾練過劍意,不可能掌握劍意,只有一種解釋,那就是這冰河劍意不是自己的力量,是那個葉凌天的力量,葉凌天的力量在覺醒,難道自己真的會成為那一個葉凌天不成,葉凌天心中隱隱擔憂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沒有來過帝都,所有緊張,俺也沒有來過,所以緊張!编崫荒槻缓靡馑嫉男÷曊f道,前面坐著的徐麗聽到了鄭濤的話嘴角浮現出了一絲笑意,這一路她覺得這個鄭濤倒是有些可愛了起來,心中倒是不曾抵觸自己的這個聯姻對象了,只是似乎這個葉凌天要更加的神秘,讓人心中不免好奇,可是葉凌天從始至終都不曾正眼看過她跟安清,仿佛安清跟她從來都不是他世界的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古武界之中,京都有高手嗎?”葉凌天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,不過宗師之上的高手很少,葉兄弟你需要注意的就是虎組的虎云天,傳聞他是一個先天高手,先天高手可是能夠御天而行的高手,就算是古時候也算是武林之中的佼佼者,而且先天高手體內的真氣已經化作了先天罡氣,比起宗師厲害了不止一個層次,先天高手的實力絕不是宗師能夠媲美的,所以葉兄弟只要注意那一個人就可以了!编崫荒樴嵵氐恼f道,虎云天不僅僅是帝都,就算是古武界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,他的名氣絕不在北古南洛之下,身為夏國有數的幾位先天高手之一,虎云天的地位何其恐怖無人知道,不過先天高手一般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,神龍見首不見尾,就好比古劍辰跟洛天河,時不時的傳來許多他們游歷天下的蹤跡,可是卻沒有人真的見過他們一般,只是聽說而已。

    “先天高手應該就是御境界的高手,御境界恐怕連天級異能人都不是其對手了吧,看來古武界真的是臥虎藏龍啊!比~凌天嘆息了一聲說道,能夠御空而行的高手,可以說是神人了,現在連葉凌天自己都想要見識一下先天高手的風采,但是他知道,自己還遠遠不是先天高手的對手,自己再厲害也不過是練武三年,這三年練到化境已經算是絕頂天才了,如果御境界那么容易達到,天下豈不是高手如云了,自己現在只是站在了化境門檻而已,知道了境界的劃分,現在葉凌天倒是對武道有了一定的認知,可是那皇者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境界,難道那一個恐怖的人就是一個皇者,何時才能練到那種境界,恐怕幾百年也達不到,葉凌天緩緩搖頭將想法甩開腦子而去,他不需要達到那種境界,因為他是人,一輩子的時間很短。這一輩子他不只是練武,那不是他的風格,所以他來了帝都,帝都已經三年不來了,帝都依舊沒有變,只是帝都的人都變了,變得陌生了。
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3分钟开奖时时彩打牌机 在线配资平台严守j简配资 重庆农场幸运开奖直播 股指配资先问尚牛在线 极速11选5彩平台 大乐透最近30期走势图 大牛网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玩法规则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遗漏查询 赛车图片大全